文在旁边一直没说话,只是低着头

  英和默默说了几句话,又邀请大家上去坐坐,皆推辞。于是不再坚持,互道再见。
  文在旁边一直没说话,只是低着头,直到英说再见时才抬起来,也说了声再见。
  英上去了,剩下三人,默默说:"走吧。"
  文说:"我从这边回去。"
  "那默默我从这边送你回去,近一点。"东东不容默默讲话,赶紧献殷勤。
  默默本来想同文一起走,可文不等她说话,就先走了,只得撅撅嘴,没好气地对东东说:"那走吧。"
  文回到房间,齐叔正坐在那里等他。
  "您还不去睡?挺晚的了。"文打着招呼。
  "你不是说,晚上要给我看那些礼物吗?"齐叔站起来,突然变得期期艾艾,像个孩子似的望着文。
  "礼物?噢……上海,我都忘了,这一天过得好长。"文有些不好意思,挠挠头,赶紧把行李打开,掏出一大堆衣服来,又从底下找出一条围巾,递给齐叔。
  "哟,这么花的围巾,她也想得出来,还当我是小伙子呢。"齐叔喜出望外。
  "啊,那是我给您买的,老人家要穿得花一点,显年轻。"文解释说。
  齐叔略略有些尴尬,嘴里说着"不错不错,还挺孝顺"之类的话,眼睛却盯紧了文,看了一会儿,到底忍不住了,问:"那,你不是说……那个姑姑也给我带了……"
  文一边翻着东西,头也不抬地说:"别急,我这正找呢。"
  总算从大箱子里找出了一个小盒子,文赶紧交给齐叔,如释重负说:"那个姑姑说是块怀表,她说这个表盘大,字儿也大,说您眼花看着会方便些。"
  齐叔接过盒子,手忙脚乱地打开,拿出怀表来,少有的激动:"哎呀,她还是知道我也是个老头儿,眼都花了……方文呐,你姑姑她……现在怎样?"说着,齐叔坐了下来。
  "什么怎么样?"
  "长得怎么样?变没变样?"
  "我又不知道她原来长什么样。"
  "也是。噢,那她现在什么样?"
  "什么样?反正是老人家呗,可看起来还是挺年轻的,其实也不年轻,就是保养得不错。啊,齐叔,她年轻的时候一定很美吧?"
  "是啊,那时可漂亮了……哎,她穿什么衣服?"齐叔一脸神往。
  文逗齐叔,故意问:"她年轻时真的漂亮呀?"
  "那当然!"齐叔不知,认真地说,"那时候她在乌镇,哦,不,在杭州的学校都是最美的。"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olivri.com/a/jiaoyu/2018/0513/5.html